知識產權創新觀察 | 零容忍 惡意搶注商標

來源: 中國品牌雜志 中國品牌網 武志軍 發布時間: 2020-01-06 16:56:00

摘要

為了防止商標被搶注,或被山寨,不少知名企業使出渾身解數,想盡辦法保護自家商標。即便如此,市場上仍舊有人大量搶注知名度高的商標,侵犯他人在先權利,占有公共資源等行為


 


從南北露露商標糾紛到江小白商標歸屬落定再到“猴姑”、“雙十一”、紅牛的商標之爭……這些名企為國人上演了一幕幕高潮迭起的商標爭奪戰,商標權又一次成為了熱門話題。

一路南下試圖全國化的河北承德露露不僅頻頻受阻,連和汕頭露露的商標案也兩度敗訴。日前,承德露露發布重大訴訟進展公告,稱法院二審認定南方汕頭露露使用“露露杏仁露”這一商標合法有效,進而駁回相關訴求。不過,承德露露表示還會申請再審,如果最終沒有上訴成功,那么承德露露會因此失去獨家享有“露露杏仁露”的獨家商標權。

歷時七年,江小白酒業與重慶江津酒廠圍繞“江小白”商標歸屬權的爭奪戰,終于落下帷幕。2019年底,最高人民法院的一紙判決書意味著,江小白酒業最終贏回了“江小白”商標的歸屬權。

露露和江小白的商標爭奪只是其中的冰山一角。近些年,商標糾紛案件時有發生,或涉及金額巨大、或歷時長久,無論是哪一方得勝,都對企業的品牌和經營造成深遠而重大的影響。

惡意搶注多維權難

為了防止商標被搶注,或被山寨,不少知名企業使出渾身解數,想盡辦法保護自家商標。即便如此,市場上仍舊有人大量搶注知名度高的商標,侵犯他人在先權利,占有公共資源等行為。

眾所周知,商標對企業來說是至關重要、不可或缺的,而商標的高價轉讓費讓不少的人看到了商機:搶注企業商標,高價轉讓。這一現象多發生在一些商標意識薄弱的初創企業上,一開始不注冊商標,等企業初具規模時注冊卻發現被他人搶注。

以拜耳集團“水寶寶”商標案為例。“水寶寶”產品的生產商拜耳集團雖自2011年便開始使用“水寶寶”系列標識,但李某在2016年8月將該標識部分搶注為商標,并對“水寶寶”產品發動大規模、持續性投訴。據阿里知識產權保護平臺的數據,李某針對涉案產品共投訴249次、涉及121個商家,投訴后主動撤訴19次。該案件經法院審理后認定,李某注冊的商標構成對拜耳商標的抄襲;其注冊商標的動機并非開展正常的經營活動,故一審判決李某賠償拜耳經濟損失70萬元。

這種搶注商標再高價轉讓的行為,是否會對原企業的維權造成困難?有律師指出,這種現象形成原因主要是:第一,由于每年商標審查的量太大,又受限于商標審查人的專業、經驗等各方面的能力,所以很難保證所有的商標審查結果都是沒有問題的;第二,商標的搶注本身是一門生意,注冊的成本很低,但通過轉讓或者其他方式,獲得的利益就很大;第三,我國現行法律對惡意注冊商標的界定存在模糊地帶,商標注冊只是一個程序,法律無法判斷某些是否是惡意的。

注冊多使用率低

商標的起源可追溯至古代,當時工匠將其簽字或“標記”印制在其藝術品或實用產品上,時至今日這些標記演變成為世界通行的商標注冊和保護制度。隨著經濟的發展和人們知識產權意識的提高,企業的商標注冊意識也日漸增強。

根據前瞻產業研究院數據顯示:2016年,全國商標注冊申請量達361.9萬件;2017年4月1日,商標注冊標準費用下降后,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了商標注冊的積極性。據國家知識產權局公布的數據顯示,截至目前,我國商標有效注冊量超過2200萬件,穩居世界首位。

商標是企業的無形資產,商標價值多少,沒有一個非常固定的判定。注冊一枚商標官方收費只需300元,網上自行申報只需270元,但是轉讓的價格往往可高達幾十萬、數百萬,甚至上千萬。

2018年12月底,白云山擬13.89億元協議受讓廣藥集團所持“王老吉”系列420項商標專用權,其中14項基礎性商標,按照收益法評估,估值高達13.89億元,而按照成本法評估,14項基礎性商標估值僅為3.68萬元。

有專家指出,我國目前商標行業的現狀是“注冊量大,使用率低”,導致這一現象的主要原因則在于商標搶注囤積行為,雖然在我國搶注行為普遍,但是這極大地浪費了我國的商標資源。

新規嚴管惡意囤商標

企業的商標被侵權,但可以通過法律渠道維權,而很多案件涉及金額巨大、歷時長久,一旦陷入商標糾紛的泥潭,企業的品牌建設就會受到影響,致使企業處于被動和負面的地位,不利于長遠發展。因此,防御性商標便成為許多企業的選擇。所謂防御性商標,就是同一商標所有人在非同種商品上注冊同一個著名商標,以防止他人使用著名商標,造成不良影響的商標。

為了保護企業商標,眾多知名企業紛紛注冊各色的防御性商標,例如“大白兔”奶糖的生產廠家,注冊了“大灰兔”、“大黑兔”、“大花兔”等多個近似商標;小米公司注冊了“大米”、“藍米”、“黑米”、“紫米”等商標;阿里巴巴則擁有“阿里爺爺”、“阿里奶奶”、“阿里叔叔”、“阿里姐姐”等“阿里系”商標家族。

另外,盡管注冊防御性商標在保障企業權益方面作用明顯,但也存在困局。防御商標以“保護”為目的,使用的可能性很低,因此可能面臨“撤三”風險。而從中國的商標法律體系來講,防御性商標對于企業來說,是不得不采取的一種相對經濟而有效的保護商標的方式,商標申請下來后,企業每年要進行續費。即使未來有“撤三”的風險,但是對于防止別人搶注還是能起到一定的作用。

為了創造良好營商環境,2019年11月1日起,經過第四次修改的《商標法》開始實施;《規范商標申請注冊行為若干規定》2019年12月1日起已經實施。國家知識產權局將對商標注冊各環節進行嚴密監測,在審查、異議、撤銷等各環節從嚴審查、堅決遏制和打擊惡意注冊、囤積商標等非正常申請行為。

推薦內容
電子雜志
First slide
First slide
First slide
”長江禁捕 打非斷鏈“專項行動 統籌推進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工作 十九屆中央第五輪巡視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專題 市場監管總局召開2020年定點扶貧工作會議
贵州快3走势图1000期 广西快三最新开奖 安徽十一选五最大遗漏一定牛 河南快三走势图爱彩乐 上海快3走势图100期 二分彩是什么来的 七乐彩软件下载 股票配资平台推荐是什么 甘肃十一选五最新结果 关于基金配资的规定 江苏快3开奖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