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經濟 揭開中國經濟新篇章

來源: 新浪財經意見領袖專欄 花長春、董琦 發布時間: 2020-05-22 12:56:10 責編:何雪

摘要

疫情沖擊之下,新經濟在中國究竟會如何演化?本篇作為手冊的開篇,力圖解決三個問題:新經濟是什么?新經濟的宏觀作用如何?如何捕捉新經濟動能?

我們認為廣義新經濟核心包含新消費、新制造與新基建三個領域,新經濟服務滲透在三個領域之中,這其中既包含產品的革新,也包含新業態的生成。體量上,廣義新經濟當前占國內GDP20%-25%左右,而狹義新經濟,即信息通信技術為主要支撐的經濟成分占比約7%。

新經濟不同成分的宏觀地位與作用如何?

新制造對當前中國宏觀經濟拉動作用顯著,細分行業中計算機、通信設備、視聽設備名列前茅。但經濟增長的需求感應上,新制造卻表現鈍化,資源與資本密集型行業仍然占據首位,體現經濟增長模式的改善仍然有較大空間。特別是,近年來電子元器件需求感應度在眾多行業中排名提升異常顯著,某種程度已經成為經濟增長的“瓶頸”行業。

對投資、出口、消費三大需求的反應來看,新經濟服務表現突出,三大需求的提升對新經濟服務增長的拉動作用均較大,但新制造對出口需求的響應最為顯著,因此需警惕后續外需沖擊對新制造的影響。

新制造對于生產端的貢獻大于投資端。參考近年情況,新制造每提升1%增速,大約可以提升工業生產1-2個點,提升固定資產投資0.5個點左右。保守估計,新經濟成分對于GDP的拉動在短期內也可以達到0.6個點左右。

新經濟動能如何捕捉?

我們嘗試采用兩個視角來補充官方統計信息,一是構建的國泰君安新經濟指數,二是產業鏈傳導,前者對應新經濟上市公司營收變化的觀察,后者對應新經濟實體經濟變化的傳導。我們發現疫情沖擊之中,新經濟成分較工業生產回落幅度較小,韌性較高且中長期上升趨勢不會改變。

后疫情時期,需要尋找的是內需與新經濟交叉領域,例如新制造中的國產替代環節,新消費中的必選項,以及新基建在逆周期政策中的發力點,經濟增長的反彈勢必會通過內需修復帶動上述領域的需求大幅提升。隨著要素市場化改革的推進,后續對新經濟的政策支撐力度仍會不斷加強,雖然體量角度,傳統成分仍然是穩定經濟增長中樞的關鍵,托底作用顯著,但未來邊際改善將更多源于新經濟。疫情沖擊帶來了經濟活動的中斷,但也提升了新經濟邁向嶄新階段的動力,我們相信,隨著疫情穩定、政策發力、改革提速,新經濟勢必會揭開中國經濟的新篇章!

近年來“新經濟”一詞穩居熱門,反映出的是人們對于轉型期,經濟增長新動力的迫切訴求。“新經濟”以及由此所衍生的“新消費”、“新制造”、“新基建”已經成為中國經濟發展的新標簽。實際上,關于高新技術發展與制造業升級的探討始終伴隨著中國的經濟增長。2010年后,中國潛在經濟增速陷入下行趨勢之中,人口、外貿、城鎮化等一系列傳統的數量紅利趨弱,人們開始期待人才、制度改革、技術升級等質量紅利的爆發,而新經濟便是質量紅利的有效載體。

存量經濟時代,又疊加疫情沖擊,新經濟能否托起整個經濟?未來發展趨勢是否受到影響?這些問題是投資者比較關心的。本篇報告作為《新經濟手冊》第一篇,我們力圖解決三個核心問題:新經濟是什么?新經濟的宏觀地位與作用如何?如何觀察與捕捉新經濟發展趨勢?

一、新經濟究竟是什么?

“新經濟”(New Economy)一詞最早由美國《商業周刊》于1996年12月的一篇文章提出,用于描述美國90年代后經濟快速增長、失業率下降的黃金階段,“更快、更好、更便宜”構成了代言新經濟的關鍵詞,同期與“新經濟”齊名的還有“互聯網經濟”、“數字經濟”等。從關聯詞上我們可以看出,最純粹的新經濟是指依托于信息技術的經濟成分。但是,我們認為新經濟既是一個動態概念,也是一個相對概念。一方面,伴隨技術革新,“新”的成分在不斷演化,90年代的新技術可能已經是成為前普遍應用的常規技術。另一方面,新經濟成分的判定,也需要依據各個國家自身發展階段做出相應修正,新經濟的內涵對于不同發展階段的國家也存在著差異。

我們從需求角度出發,試圖對中國的新經濟做一個全面界定。我們認為廣義的新經濟成分核心包含新消費、新制造與新基建三個領域,這其中既包含產品的革新,也包含新業態的生成,同時新經濟服務滲透在三個領域之中。

而狹義的新經濟則對應由信息通信技術主要支撐的經濟成分,主要對應第二產業中電子及通信設備制造、計算機及辦公設備制造,以及第三產業中信息傳輸、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(圖1)。本篇報告所探討的對象,主要集中在廣義新經濟范疇。

從需求端來看,三個劃分維度存在著一定的交叉,新基建、新消費實質上均與新制造存在著關聯:

(1)新制造在相關定義方面,國內高技術產業以及戰略性新興產業的概念都有所涉及。其中國家統計局對高技術制造業(2017)、高技術服務業(2018)均有明確的細分行業名目更新,而對于戰略性新興產業,2010年9月國常會審議并通過了《國務院關于加快培育和發展戰略性新興產業的決定》,依據中國國情和科技、產業基礎,在當前階段選擇了節能環保、新一代信息技術、生物、高端裝備制造、新能源、新材料和新能源汽車七大產業作為戰略性新興產業。我們從工業增加值角度和固定資產完成額角度,加總了上述細分行業的增加值和投資額,我們發現新制造比重占整體工業增加值比例在20%左右,在固定資產投資中占比12%。

(2)新基建方面,目前中央相關文件中并沒有給出十分明確的定義,結合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以及中央媒體的表態,廣義新基建包含七大子領域,我們從互聯網科技和交運與能源基礎設施兩個角度進行了劃分,其中互聯網科技與通訊技術領域涉及5G、人工智能、云計算、物聯網、數據中心等,交通運輸和能源基礎設施涉及城規交通、新能源汽車充電樁、特高壓等領域。近期,發改委對新基建的核心范圍進行了再明確,主要包括三方面內容,一是信息基礎設施。主要是指基于新一代信息技術演化生成的基礎設施,比如,以5G、物聯網、工業互聯網、衛星互聯網為代表的通信網絡基礎設施,以人工智能、云計算、區塊鏈等為代表的新技術基礎設施,以數據中心、智能計算中心為代表的算力基礎設施等。二是融合基礎設施。主要是指深度應用互聯網、大數據、人工智能等技術,支撐傳統基礎設施轉型升級,進而形成的融合基礎設施。三是創新基礎設施。主要是指支撐科學研究、技術開發、產品研制的具有公益屬性的基礎設施,比如,重大科技基礎設施、科教基礎設施、產業技術創新基礎設施等。我們對相關領域近年來的政策也進行了匯總(圖2)。通過對PPP項目的梳理,我們發現廣義新基建占整個PPP庫的15%左右(參見報告“新版‘4萬億’?新基建?29省市兩會的線索”,20200305)。

(3)新消費方面,我們主要強調新業態與新產品的結合,其中餐飲、交通、教育、消費電子、休閑娛樂等子行業均涉及新消費內容。若我們簡單以線上實物和非實物的零售額占社零比例來看,新消費大約占比25%,若考慮線下以及政府和機關團體消費,則新消費在經濟中的占比將更大。

因此,從需求法角度大致估算廣義新經濟占比,我們考慮了投資和消費兩個維度,

(注1:出口端由于拆分高技術產品的新經濟附加值難度較高,我們僅從消費與投資角度考慮。若包含出口因素,新經濟比重將進一步上升。公式中投資端的轉化系數依據資本形成率進行轉化,轉化蘊含的強假設是新經濟行業投資的資本轉化率與其他行業一致。此外新基建我們僅依靠PPP項目庫的大致比重進行假設,存在一定的不確定性。消費部分的轉化系數由社零占最終消費支出比例,以及最終消費支出占GDP比例構成。)

對于狹義新經濟的比重,我們從生產法角度進行了更為準確的評估:

綜合內需端的消費、投資,我們認為廣義新經濟的比例大約占GDP 20%-25%左右,狹義新經濟大約占比在7%左右。由于新基建規模我們做了較強的假設,因此廣義新經濟的占比可能存在著一定的不確定性。根據中國信通院發布的《中國數字經濟發展與就業白皮書(2018年)》顯示,從總量上來看,近年來中國數字經濟規模保持快速增長,占GDP比重持續上升,2017年我國數字經濟總量達到27.2萬億元,占GDP比重達到32.7%左右,只是比我們測算的規模略大些。

推薦內容
電子雜志
First slide
First slide
First slide
市場監管總局召開2020年定點扶貧工作會議 國家級資質醫療器械防疫用品檢驗檢測機構名錄公布 市場監管戰“疫”曝光臺 中央第二巡視組巡視國家市場監管總局
贵州快3走势图1000期 11337期体彩排列3 信彩票是官方网站 推广网赌赚佣金犯法吗 天津快乐十分复式表 吉林Ⅱ选5一定牛开奖结果 湖北快三追号计划表 河南快三彩票台子 幸运农场技巧论坛 天津快乐10分玩法奖金 网易理财平台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