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海農民轉型:手機“種梨”

來源: 中國農網 鄧保群 發布時間: 2020-05-23 14:43:33 責編:張凡

摘要

曹宇鋒是上海市郊崇明島上的一名農民。在2019年前,她是市區一幢寫字樓里的上班族。而她更喜歡現在的身份——一個新型、學習型的農民

手機屏幕上出現一只小鳥,在梨園里一蹦一跳地走,不那么穩當。曹宇鋒仔細看了一會兒說:“這只鳥受傷了,應該是腿部。”她放下手機,朝園子里小鳥的落腳處走去。

160畝梨園的一草一木,幾乎都在16個攝像頭的覆蓋范圍;攝像頭拍攝的高清畫面實時傳輸到手機上,當她用手機巡園時,發現了那只受傷的小鳥。

曹宇鋒是上海市郊崇明島上的一名農民。在2019年前,她是市區一幢寫字樓里的上班族。她更喜歡現在的身份:“我是農民,而且是新型農民、學習型農民。希望我現在做的事,能讓更多的人知道農業的價值。”

回歸田園卻遇到挑戰

曹宇鋒今年43歲,是土生土長的崇明人,之前在市區的一家企業做會計,朝九晚五的工作,節奏快、壓力大。很多同事說,希望能過上田園生活。有時,曹宇鋒也會這么想,但覺得自己比同事幸運:我的家不就是田園嗎?

去年初,她回到崇明,與丈夫一起打理160畝梨園,種的是當地特產翠冠梨。做農民免不了風吹雨打,可曹宇鋒覺得踏實,“農產品講究優質優價,只要種出來的翠冠梨品質好,收入并不比做上班族少。而且有了前些年在市區的工作經歷,更覺得當下的田園生活可貴。”

轉折在今年發生。原來,崇明區政府與盒馬在去年底簽訂戰略合作框架協議,盒馬要在崇明區建設盒馬村和數字農業基地。第一個盒馬村,選中了曹宇鋒所在的綠華鎮華西村;第一個數字農業基地,選中了她和丈夫的梨園。今年3月,數字基地正式啟動。


5月13日,位于崇明區的上海首家盒馬村亮相

有人羨慕曹宇鋒運氣好,覺得有盒馬和阿里巴巴支持,梨園生長按照訂單農業,果實不用擔心賣不掉;啟動數字基地后,還有各種新技術、新設備加持??刹苡钿h明白,這是一個大挑戰,“叫不上名字的高科技設備被一批批運進基地,有時候進入基地負責調試新設備的工程師比基地里的農民還多??蛇@些設備都要我學著用,我用不來呀。”

工程師教她用植保無人機,因為無人機可以輕而易舉地從樹冠上噴灑農藥,既能減少20%的用藥量,又能節省人力——給同樣一畝三分地的梨樹施藥,4個熟手需要忙碌30分鐘;替換成無人機,2名農民2分鐘就能完成,效率提高30倍。

曹宇鋒第一次用無人機就失敗了:電沒充足,無人機從低空掉了下來,掛在梨樹冠上。她嚇得不輕,價格不菲的無人機不會“光榮”了吧?趕緊跑上前去查看,幸好只是機翼受了點“皮外傷”,需要更換一個螺旋槳。

但曹宇鋒的信心還是受到打擊,“按照老辦法種梨,效果也挺好,為什么要用這些新設備?”

數字農業大國要靠新型農民

工程師鼓勵曹宇鋒再試試新設備,可她有些猶豫,“不敢再用,怕弄壞了”。不過,5月初,《農民日報》上一篇題為《中國將從農業大國變成數字農業大國》的文章,令她若有所思,“文章說中國農業產業的創新是要把農產品變為商品,讓商品價值反過來提高農產品價格。在商品生產中,數字技術應用得很廣,降本增效;但在農業生產中,數字技術剛剛起步。提高生產效率、實現農產品優質優價是農民的心愿?,F在,新技術和老師都在我面前,我卻不學不用,那我不就是數字農業里的稻草人嗎?”

曹宇鋒的心態變了——從起初的“我就是個農民,學這些新設備干什么”變成了“我是新型農民,是學習型農民”。她主動找工程師討教,把自己當成數字農業的小學生來學習。

為了掌握植保無人機,她把自己理解的操作要點一一寫在紙上,一有空就拿出來溫習;操作中,一想到新要點,又添上幾筆。等記者采訪時,這張紙已經寫得密密麻麻。

學習的成果也著實讓人驚喜:兩周時間,曹宇鋒從“不敢碰”無人機變成了無人機操作熟手。她當著記者的面,鼓搗了一會兒手機,按了幾下屏幕,無人機螺旋槳高速轉了起來,迅速升空,在幾排梨樹上方穩穩懸停,然后根據指令沉穩落地。

旁邊一名年輕的工程師感嘆:“我都沒學會用手機操控無人機。”曹宇鋒笑笑:“不難,試幾次就會了。”

最近,基地又新來了一個“大家伙”:無人值守果園機器人,能自動到壟溝里給梨樹噴藥,也支持用手機和電腦操控。曹宇鋒一有空閑,又去負責調試果園機器人的工程師那兒“偷師”。她的辦公桌上,又多了一張紙,主題是“果園機器人操作”。

曹宇鋒說,很多農民六七十歲了還在工作,所以40歲出頭的她算是“年輕人”,“中國要從農業大國變成數字農業大國,首先得靠農民變成新型農民、數字農民。我是行業里的年輕人,如果我不學,誰來學?”

手機“種地”和夢想中的田園生活

在曹宇鋒研究無人機等新設備時,不是沒有質疑的聲音。有的農民說:“我們不就是種梨的,擺弄那些玩意干嘛?”

起初,曹宇鋒不回應。但想了想,她說:“不想再像祖輩那樣種田。”她出生在農民家庭,知道種地的樣子:戴上草帽,蒙上圍巾,穿上深色衣服,低頭耕耘;即便是將近40℃的高溫天,也得堅持??杉幢?ldquo;全副武裝”,農民還是黝黑黝黑的,皮膚粗糙;回到家里洗衣服,洗衣盆底都難見本色——全是衣服上的沙土。


整個翠冠梨數字農業基地的每個場景,曹宇鋒都能在手機上看到

但通過植保無人機、無人值守機器人等一項項新設備,她覺得,手機“種地”有望成真。

比如,工程師在梨園布置了很多傳感器,包括園區氣象傳感器、分布式物聯網氣象傳感器、土壤傳感器等,用來監測生長環境;又在果樹上設置了可以監控葉面溫濕度、樹干莖流等細微變化的傳感器。通過這些設備,農民不用再人工監測統計,而是可以根據數字調整種養方式;科研工作者也能根據數據,進行針對性研究。

“我回鄉做農民是希望回歸田園生活,但理想中的田園生活一定不是‘面朝黃土背朝天’。”曹宇鋒說,有了這一個多月的嘗試和取得的一點點成績,讓她覺得夢想中的田園生活并不遙遠,“有人說‘農民只知道看著自己的一畝三分地’,但我想說,上海的農民能學習,也有情懷。”

前些天,丈夫李峰突然問曹宇鋒,“我們把翠冠梨改名叫‘催冠離’怎么樣?催新冠病毒趕緊離開。”

“挺好的。”曹宇鋒覺得丈夫的想法不錯,請人做了一個條幅掛在梨園:“吃下這顆翠冠梨,催著新冠馬上離”。

推薦內容
電子雜志
First slide
First slide
First slide
市場監管總局召開2020年定點扶貧工作會議 國家級資質醫療器械防疫用品檢驗檢測機構名錄公布 市場監管戰“疫”曝光臺 中央第二巡視組巡視國家市場監管總局
贵州快3走势图1000期 股票推荐排行 湖南福利彩票快乐十分遗漏 江苏体彩十一选五前三值 福建快三开奖号码 在线彩票哪里能买 河南泳坛夺金看号技巧 pk10app下载排行榜 七乐彩预测最准十专家 百姓炒股秀 股票是什么